食音

盼乌头马角终相救

【病名为爱】sharing【万龙】(上)

啾咪伞宝!!吃饱粮使我有力气肝论文

拔dio无秦说 今晚不拉灯:

系列前篇:朋我   白阮


                这个会写得稍微长点~


                送给 @食音 的,笔芯~


正文:





  01


  


  待龙禛送走最后一位病人时,已是六点四十八了。


  


  冬天夜晚来得早,连困倦都更频繁,他没忍住背着手打了个哈欠,却发现平日里面对这种被迫加班总要小声抱怨几句的周小姐意外地安静,只是兴奋地趴在落地窗上望着什么。


  


  龙禛好奇地凑过去一看,这才发现。


  


  啊,原来下雪了。


  


  大雪对于南方城市来说,就算惊,也总是往喜的那一方向偏。从二十五楼往下看去,纷纷扬扬却安安静静的雪,落在熙熙攘攘又亮亮堂堂的街道上,人们张开双臂迎接它,哈出的白烟都带着轻快的尾调。


  


  龙禛眼里映着雪,不觉弯了弯嘴角,拍拍周小姐的肩膀柔声道:“下班了,走吧。”


  


  只有两个人的公司没有复杂的人际关系,也没有太多需要顾虑的东西。龙禛和周小姐收好了东西一同走进电梯,聊着最近的趣闻。他们通常不会聊工作上的事,但今天来的那两个大学生实在是有意思,周小姐没忍住提了两句。龙禛也跟着笑,过了一会儿却忽然道:“我这里还留着他们的联系方式,麻烦周小姐告诉明天他们一声,其实出示学生证就可以打折的。”


  


  原本笑着的周小姐愣了愣,意识过来:“可是现在的病人已经很多了,龙医生你……不要紧吗?”


  


  “不要紧的。”龙禛笑笑,仰头看着屏幕上的数字不说话了,周小姐想劝也找不到好立场,光是脑子里过一遍龙医生那满满当当的看诊表就一阵头晕目眩。


  


  好在电梯很快到了一楼,随着清脆的提示音,周小姐猛然回过神来,笑嘻嘻地先一步跨了出去,扑向前抱住了站在门口等待的高大男生。


  


  对方原本正在跺脚,见她的脸立马喜笑颜开,连脑袋上的雪都抖落不少。两人张开双臂抱在一起,丝毫没有顾忌到后面的龙禛。


  


  龙禛轻咳了两声,笑着将手里的伞递过去,他们科室就这么一把,给情侣好像比给他这个单身狗要合适。可周小姐却拒绝了,她揽着男生的肩膀,两个人缩着脖子笑得明明亮亮的,她说:“年轻人下雪天哪有打伞的啦!明天见了,龙医生!”


  


  男生也龙禛点点头,腼腆的笑了笑,揽着周小姐的肩膀,蹦蹦跳跳地离开了。


  


  龙禛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他们的背影,心想周小姐是应届研究生,今年应该才二十五岁。


  


  二十五岁啊……确实是不打伞的年龄。


  


  他低头摸了摸漆黑的伞柄,转了两下,嘭的一声打开了。金属的伞架落到肩上,透过大衣羊毛衫,带着重重的湿冷。


  


  他在心里算着,他今年才二十九,可二十五岁……


  


  却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02


  


  走到小区的楼下,全家依旧放着温暖的光,龙禛进去拿了一个蛋黄酱肉松三角饭团,一个黑椒牛排饭团,想了想又加上了芝士吐司,今天是周五所以也得给休息日备点东西。超市的小电视上正好在放晚间新闻,Y城最近又破获了一起大案,几个警察顶着帽子上的雪接受采访,鼻头冻得通红通红的。龙禛的目光在那上面轮了几圈,还没找到想要的东西,收银的小哥哥就拍了拍他问道:“还是老样子吗,只加热饭团?”


  


  “恩恩……照旧……”龙禛应了一声,末了还是收回了目光,笑着回应,“谢谢你,一共多少?”


  


  从全家到自家用不了多长时间,手里握着温暖的饭团,人心里也总算有了几分归家的喜悦。龙禛小跑着上了四楼,手里拿着伞,还得夹着公文包,另一只手提着晚饭的手只能以一个很别扭的姿势掏出钥匙打开房门。


  


  可那一瞬间。


  


  龙禛觉得真冷啊。


  


  穿堂风蓦然刮过他的脖子,连长长的黑发也撩了起来。


  


  真奇怪,龙禛想,我出门的时候应该将窗户什么的都关好了啊。


  


  这让他猛然意识到了什么。


  


  黑漆漆的屋子,黯淡的路灯光,那种冷不止来源于风,还是——


  


  龙禛不由得往后退了两步。


  


  家里有人,而且正看着他。


  


  顾不得手里的晚餐、伞、甚至是插在门上的钥匙,龙禛扭头就跑,却还是迟了一步。黑暗的门里伸出手来,死死钳在他的腕上,以不由分说的力道利落地将人拽进屋里。


  


  龙禛的肩膀几乎被他拉得脱臼,摔在地上的钝痛,被人生生拖到客厅中央的摩擦,一切快得让人来不及呼救。等龙禛回过神来,对方已经走到了门口,将散落在那里的东西一一捡起来,扔回到他的身边。龙禛瑟缩着往后退,最后看着他拔下门把上的钥匙,侧过头来看自己。


  


  惨白的灯光拉成一长条,他的侧脸,龙禛的人,被框在同一个白色的小空间里。


  


  龙禛知道他是谁。


  


  正因为知道,所以才更要逃跑。


  


  然而现在一切都太迟。


  


  他咬住了下唇,看着对方关上房门。


  


  砰。


  


  已经逃不出去了。


  


  03 


  


  过了很久之后,室内终于又亮起了灯。


  


  龙禛客厅的一盏落地灯被拖了过来,放在他身侧,光不偏不倚地打在他的脸上,哪怕闭上眼睛视网膜也像要被烧穿了似的灼痛。


  


  他想扭头躲开,可是入侵者已经将他绑在了一张靠背椅上,除了手指头,几乎没有能动的地方。


  


  相比起他的窘迫,入侵者却大摇大摆的在他家里走着,顺手摸到了一张还不错的小沙发便扛了过来,重重地丢到了龙禛的面前并坐了上去。


  


  龙禛看着那人弓着身子,掀起有些凌乱的刘海露出眉脚上的疤痕,苍白的脸上青紫的脉络延伸到脖子鼓起的静脉上。


  


  一种奇妙的感情抓住了他的心脏,酸涩感冲上龙禛的鼻腔,他却仍是克制着自己的情绪问对方:“你这什么意思,审我么?”


  


  他咬咬牙,努力稳住声音道:“万警官。”


  


  万警官,亦或是万锦荣,锦荣,在不到一米的地方静静的看着他,好一会儿才直起身子回复道:“难道不行么,祯龙?改名字,伪造证件,还办了一个心理咨询室,你说这些够不够审?”


  


  这些无可辩驳,但祯龙仍梗着脖子道:“你可以将我扭送到派出所,没必要动用私刑。”


  


  “呵。”万锦荣轻轻哼了一声,问他,“就像你原来对我做的那样么?”


  


  “……”祯龙哑然,仍是望他,手却蓦地攥紧了。


  


  “私刑,私下的治疗,有什么区别……”说着万锦荣站起身往祯龙这走来,踩过雪的靴底在底板上留下细微的水渍,拖着嘎吱的尾音。


  


  祯龙退无可退,终于还是撇开视线不看他。但万锦荣卡住了他的下巴用力抬起,迫使他仰起头来面对自己。


  


  “四年了,你过得怎么样?”万锦荣卡着他下巴的力道那么凶狠,仿佛要捏碎他的骨头,却用大拇指的指腹温柔的抚摸着他的面颊,“我看到你和那些人说话,去楼下买吃的,还是会笑,好像一切没什么不同。”


  


  真龙眼神一瞬的恍惚,迟疑片刻后,却只是闭上了眼睛,不打算回复。


  


  万锦荣摸着他的脸,摸到眼下那块青黑的皮肤,动作突然一顿。他总感觉那里比过去缺了些东西,就好像他的心这些时候一直空落落的,不知道要去哪里寻。


  


  “但你还是瘦了,也许你过得不好吧,我希望你过得不好,我看到你又去买药了。”万锦荣自顾自的说着,发现祯龙的眼皮微微跳动,“你是不是……又犯病了?”


  


  不自觉的吞咽像是一个肯定的答复,从万锦荣的指尖滑过。


  


  “睡不着么?”万锦荣轻声问他,好像安抚着恋人的温柔对象,但他这么说着,却将另一只手伸到腰后,吧嗒一声,打开了枪套。


  


  祯龙猛地睁开眼,只见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自己。


  


  万锦荣仍卡着他的脖子,用枪口抵着祯龙的额头,对方呼吸骤乱,终于将一直游离的视线投到了他身上。


  


  只是那眼神里已没有了一开始的害怕、抗拒,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坚定,决绝,甚至……愤怒。


  


  哈……这可真是让人意想不到,


  


  万锦荣嘴角不自觉的弯了一下,手上的力量也变化了,他掌着枪顶着对方的额头慢慢下滑,卷翘的睫毛,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


  


  薄情寡义。


  


  他用枪口微微撬开祯龙的嘴巴,笑意散去,面色森冷。


  


  “怎样,你想要治疗么?


  


  “祯医生。”


  


  

                                                                                    TBC
评论
热度(64)

© 食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