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音

盼乌头马角终相救

说到底我心中的N和M始终是最天真傲慢、出世而又乌托邦的,是极为纯净的状态。是年轻、天真、危险的空想主义者,他们不知疲倦、喋喋不休的争论战争、政治、电影、摇滚乐和艺术流派,毫不让步的互相驳斥,他们肯定生活在上世纪的黄金年代里。

评论(2)
热度(16)

© 食音 | Powered by LOFTER